雙擊滾動屏幕
廣告① 567zw.com無法訪問,請使用xntk.net域名訪問    

韓四當官 317 第三百一十七章 走一步看一步

  祁宿藻被陸建瀛氣得急火攻心,一口鮮血涌上來,狂吐不止,部下見他口吐鮮血,急忙抬回衙門醫治。

  賊匪趁城南的守軍炮彈打盡之機,在弓箭手的掩護下攻城,并在城門下放了一把火,想把城門燒掉。城上的官兵和鄉勇手忙腳亂,一邊往城下澆水,一邊將滾木礌石卸下,總算打退了賊匪。

  再后來賊匪大軍趕到,合圍江寧,在各城門外扎下營寨,并在城外高處安設炮臺。城內守軍對賊匪的部署束手無策,唯一能做的就是向城外盲目開炮。

  為更快消耗官兵的彈藥,賊匪想了好多辦法,比如將燈籠掛在驢脖子上,讓驢在城下的樹林里四處走動,官兵誤以為是賊匪的伏兵,對著驢徹夜炮擊。除此以外,賊匪還把西天寺里的五百尊羅漢雕像搬到城下,插上旗子,點上燈火,讓人躲在羅漢后面,虛張聲勢,徹夜吶喊。城上官兵分不清楚虛實,對著羅漢又是一陣炮擊。

  奄奄一息的祁宿藻,聽到稟報說彈藥已經用盡,掙扎著帶病登上聚寶門,聽見城下賊匪殺聲震天,以為賊匪已經攻破城池,又氣得吐血,被家人抬回布政司衙門不久就死了。

  想到祁宿藻與其說是被賊匪氣死的,不如說是被陸建瀛氣死的,韓秀峰輕嘆道:“周兄,你那位東家辛虧死在城里,要是他敢茍活,祁中堂一定不會饒過他!”

  “不怕老弟笑話,我去江寧之前也不曉得他不但如此無能還如此無恥,要是早曉得陸建瀛是這樣的人,打死我也不會去江寧做他的幕友。”

  “過去的事已經過去了,今后有何打算?”

  周興遠長嘆口氣,無奈地說:“我都落到如此田地,只能在老弟在兒走一步看一步,還能有啥打算。”

  韓秀峰沉吟道:“要不要給你準備點盤纏,早些回京?周兄,不是兄弟趕你走,而是這兒真不是久留之地。”

  周興遠看著他手邊的關防大印,苦著臉問:“我倒是想去京城,可我回得去嗎?”

  東家死了,他是怎么活下來的?

  這個問題要是說不清楚,他就算回到京城又能有什么作為?再想到陸建瀛早把家人送回了京城,陸家人要是曉得他活得好好的,一定不會放過他。因為在人家看來,他應該跟陸建瀛一樣死在江寧城里。

  想到這些,韓秀峰輕聲道:“既然一時半會兒回不去,那就留下幫我吧。”

  “韓老弟,我本就是來投奔你的,只是不曉得你接下來有何打算?”

  “跟你一樣,走一步看一步。”

  “此話怎講?”

  韓秀峰無奈地說:“說出來周兄不敢相信,整個揚州府那么多文武官員,就揚州同知徐瀛、副將朱占鰲和鹽知事張翊國敢跟賊匪干,朱占鰲和張翊國手下的那幾百官兵和鄉勇下午剛被賊匪擊潰了,他們這會兒是生死未卜。徐瀛移駐泰州,手下無人可用,就矮子里挑將軍,逼著我捐了個從六品州同,并逼著總攬江防事的漕運總督楊殿邦命我署理泰州州同。”

  “我說你這官升的咋這么快呢!”

  “要是擱太平年景升官是好事,可現而今天下不太平,又遇上徐瀛這樣的上司,他明面上命我率鄉勇馳援揚州,其實是想要我在江都阻截賊匪,好給他爭取時間好做準備保泰州。可鄉勇全是剛招募,既沒錢糧又沒兵器,只能去收攏潰兵逃命時扔掉的兵器。”

  一聽說要阻截賊匪,周興遠禁不住問:“韓老弟,你手下有多少鄉勇?”

  “九百多個,真正敢跟賊匪拼命的也就四百多個。”

  “那你打算咋阻截?”

  “不是我打算咋阻截,而是徐瀛要我咋阻截。”韓秀峰從身后翻出一張地圖,指著地圖解釋道:“他讓我守廖家溝,雖說只要我守六天,可能不能守住六天我心里真沒底。”

  周興遠看了一會兒地圖,抬頭問:“運鹽河在南邊,就算你能守住廖家溝,賊匪一樣能從仙女廟沿運鹽河去攻泰州,光守廖家溝有何用?”

  “運鹽河現在不好行船了,徐瀛召集青壯在河上填了好多壩,賊匪從南邊繞道需要時間。這么說吧,徐瀛賭的不是我能不能在廖家溝阻截住賊匪,也不是那些壩能不能擋住賊匪,而是賭向榮和琦善的南北兩路大軍能不能在六天內趕到。”

  “這六天從哪天開始算?”

  “從揚州城破開始算。”

  “這么說就是從今天開始?”

  韓秀峰下意識回頭看看身后,隨即沉吟道:“現在還沒收到城破的消息,等賊匪的旗子插到城頭才能算。”

  周興遠看著地圖憂心忡忡地說:“廖家溝離揚州這么近,賊匪不可能不來攻,就算賊匪不想去攻泰州也會派兵出來搶糧,不然那么多賊匪吃啥?何況他們不但要給自個兒搶糧,還要收集糧草運往江寧。”

  “所以說要跟賊匪打一場惡仗!”

  “韓老弟,你是沒見過賊匪,你要是見識過就曉得這仗沒那么好打!”

  “我見過,下午剛見識過,”韓秀峰深吸口氣,緊鎖著眉頭道:“賊匪身經百戰,確實不好對付。可事到如今只能跟他們干,不干都不行。”

  “為啥不行?”

  “周兄,徐瀛老奸巨猾,他生怕我臨陣脫逃給我派了兩個監軍,一個是泰州正堂的二公子,一個是剛被奪了職的泰州州同,把人家的妻兒老小全軟禁在州衙……”

  韓秀峰簡單說了下泰州的情形,周興遠這才曉得韓秀峰是退無可退,再想到相比儀真、瓜洲等地方,泰州對賊匪而言不是很重要,周興遠喃喃地說:“既然退無可退,那就趕緊做準備,只要能把賊匪打疼了,讓他們曉得想從廖家溝攻泰州沒那么容易,他們就是不會知難而退,也會繞著走。”

  “我就是這么想的,不管咋說身為泰勇營的營官,總不能一槍不發就逃命。先守著試試,實在守不住也沒辦法。”

  “韓老弟,這可不是試試的事,你要做兩手準備,一定要留條后路。”

  “周兄大可放心,來前經過廖家溝時我仔細察看過地形。能不能守住我心里沒底,但能不能全身而退我還是有把握的。”

  “想好咋退?”

  “想好了。”

  “要是被賊匪圍住呢?”

  “圍住也不怕,”韓秀峰回頭看看身后,隨即湊到他耳邊說起接下來的打算。

  周興遠怎么也沒想到韓秀峰竟真有一個能在被賊匪團團圍住時全身而退的妙計,頓時松下口氣:“這倒是個辦法,我要是賊匪,我一定想不到。”

  “所以說不用擔心退路。”

  “既然沒了后顧之憂,那就得想想咋守,韓老弟,有啥用得著周某的地方盡管開口!”

  韓秀峰手下人不少,但無論張光成還是李昌經都無法跟眼前這位相提并論,想到他那每次遇險都能脫身的本事,韓秀峰抬頭道:“周兄,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眼看就要跟賊匪干,不能對賊匪的動向一無所知,我想請你幫我打探賊匪的消息。”

  周興遠很想說初來乍到、人生地不熟,可想到營里不可能養閑人,而且現在是一根繩上的螞蚱,低聲道:“韓老弟,不是我不想出力,而是我既沒錢手下又沒人,你讓我咋幫你打探?”

  “錢我來想辦法,合適的人我手下是一個也沒有,就算有也不能撒出去打探賊匪的消息。”

  “有錢就行,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只要有錢我就能招募到人去幫著打探。”

  “好,等到萬福橋就有銀子,一切就全拜托周兄了!”8)



推薦此書     [快捷鍵:←]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快捷鍵:→]      加入書簽

韓四當官 567中文 www.xotrnt.icu © 2019





1L



















贏彩天下彩免费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