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滾動屏幕
廣告① 567zw.com無法訪問,請使用xntk.net域名訪問    

四重分裂 518 第五百一十八章:雙獅堡

  【您已緊急斷開連接,請選擇是否重連】

  “嗯,重連。”

  【重連開始……】

  【連接完畢,正在讀取角色信息】

  【歡迎來到無罪之大陸,守序善良的默,祝你晚安】

  ……

  卡塞洛草原南部,迪塞爾家族領,雙獅堡客房

  墨檀平生以來第……沒幾次從真正的城堡中醒來,稍微整理了一下情況后便飛快地從柔軟的床上翻身而起,托著下巴開始思考被關押在光之都小裁判所里的那個‘怪物’。

  雖然疑點還很多,但他卻產生了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預感。

  在科爾多瓦主動請愿留在囚室前看守后,某個‘真相’,似乎已經距離自己越來越近了。

  但詭異的是,這并沒有讓墨檀感到半點輕松,恰恰相反,他變得愈加忐忑了。

  這絕不是因為性格方面的懦弱,要知道拋去處于絕對中立狀態下的‘黑梵’不說,無論是當下守序善良人格的他,還是混亂中立人格的他,都有著極為彪悍的心理素質,所以如果非要把他當下的心情做個解釋,那么也只剩下‘直覺’二字了。

  并非沒有根據,要知道在某種情況下,守序善良人格下的墨檀其‘直覺’可以說是相當的靠譜,這也是‘默’這個角色的特點之一,不說別的,在他這個角色經歷的諸多事件中,無論是戰斗也好、日常也好,他的‘直覺’都起到了很大作用,那是某種人人都有的、類似于第六感之類的東西,盡管事實上可能并沒有那么玄乎,但也比‘只能在別人注視自己時激活’的那種級別要高上不少。

  總的來說,他的‘直覺’還在正常范疇之內,充其量是比普通人以及自己另外兩個人格靠譜一些罷了。

  至于在這方面真正厲害的人,他也并不是沒見過,比如康嵐,那個家伙的直覺就精準得宛若鬼畜,出格到了僅在過年期間那短短不到兩天的相處中就能被察覺出來。

  當然,這些事也就是他自己想想而已,沒人會當真,也沒人會當回事。

  因為就連知道他絕大多數秘密的伊冬,都不清楚墨檀那早已被塵封起來的‘那一面’。

  這倒不是因為墨檀對自己的發小兼死黨有所保留,只是單純地沒有必要去提而已,畢竟在‘那一面’尚且存在時,告訴和自己同樣是個孩子的伊冬根本就沒什么用,除了引起不必要的恐慌之外根本起不到什么效果,而當‘那一面’已經歸于沉寂之后,他就更沒有讓朋友無端擔心的理由了。

  如果非要說出第三點的話,那么‘完全不知該如何形容’也勉強能算一個,就連現在,他都不知道那種情況的自己究竟在想些什么。

  說來奇怪,分明是共享記憶的同一個人,但唯獨去思考與‘那一面’有關的事時,墨檀竟然完全無法察覺到‘自己’的心理活動,與其說是回憶自己當時想要做什么,更像是正在電腦前看一份沒有聲音的黑白錄像帶,或是閱讀一本完全沒有心理與情緒刻畫的蹩腳小說。

  你知道他在做什么,你知道他做了什么,但你永遠都不知道他能做什么、想做什么,這是最讓墨檀恐懼的一點。

  要知道現在的他雖然不喜歡混亂中立人格下的自己,但卻依然能清晰地知道自己身為‘檀莫’時謀劃的東西、思考的過程,因為說到底那些事依然算是他‘墨檀’做的、想的,而如果是‘那一面’的話……

  “呵呵,當年至少還能知道‘我’做了些什么。”

  墨檀苦笑了一聲,低頭看著自己那已經重新覆上了少許鱗片的雙手,長嘆道:“現在倒好,眼是不見了,心煩啊。”

  下一秒,還沒等他一口氣談完,不遠處的房門便被人從外面輕聲叩響了,一個沉穩恭謹的聲音從外面穿來:“默先生,您醒了?”

  “請進,垃珀特先生。”

  墨檀穿好長靴,整理了一下本就不算凌亂的衣服,邊起身邊沖門外說道:“我已經醒了。”

  “真高興能看到您這么精神,達里安之前就已經交代過了,隨時可以陪您進行復健鍛煉,哦對了,這是他專門安排人為您打造的新佩劍。”

  一位人高馬大的獸人漢子推門而入,他身穿一套印有迪塞爾家族紋章的輕甲,油亮的背頭打理得一絲不茍,鼻梁中間橫著一道長約五厘米的傷疤,卻并沒有讓他那張過分和善的臉顯得猙獰。

  此人名為垃珀特?雷斯垂德?迪塞爾,出身于迪塞爾家族的旁系,是現任家主達里安?迪塞爾的左右手,有著與外表截然相反的細膩,在這些年里協助達里安將整個領地打理得井井有條,讓已經開始有走下坡路趨勢的迪塞爾家族重新走上了正軌,事無巨細地負責著整個領地的各種事宜,上到東境馬場的生意,下到少年少女們的成年禮,每個地方都有他活躍的身影,堪稱勞模。

  順便一提,這位勞模還是一位騎士領主,其實力僅次于賢者、劍圣、大領主等頂級職階,而且墨檀前兩天還聽達里安說過,垃珀特并非沒有能力晉階成大領主,而是在權衡了他的身份、地位以及影響力后主動放棄了進一步修煉與突破,用他的話說這樣有利于‘家族穩定’。

  總而言之,這是一位很厲害的人物。

  “讓大家費心了。”

  墨檀歉然地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地接過對方從空間腕輪中取出的兩把武器:“其實不用這么……呃!”

  他的目光忽然凝固了。

  【正義曼陀羅?限定版】

  武器類別:單手劍

  品質:史詩

  攻擊力:較強

  屬性:力量+15、靈巧+10、體質+15、+10%暴擊傷害、+25%毒素傷害、+25%攻擊速度

  特質:降低磨損、傷害加深、流血、速效毒藥、致傷毒藥

  淬毒槽:①中級速效毒藥100%、②中級致傷毒藥100、③空

  裝備要求:單手武器專精10級、最高職業等級>20

  【備注:迪塞爾家族預備騎士團的常規兵器特裝版,劍身帶有大量血槽、劍刃薄如蟬翼且帶有倒鉤,內附三個由七彩蛛魔腺體打制的淬毒槽,不但可以讓您在切肉放血時有如絲般順滑的體驗,還能夠用劇毒達到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效果。】

  ……

  【日冕斬擊劍?限定版】

  武器類別:雙手劍

  品質:史詩

  攻擊力:強

  屬性:力量+25、體質+30、靈巧-10、火焰傷害+30%

  特質:沉重、熔火、灼熱、造成傷害時自身充能+2%、每附加技能:暖暖

  充能:0%

  裝備要求:雙手武器專精15、最高職業等級>20、力量45

  【備注:迪塞爾家族預備騎士團的常規兵器特裝版,分量極重,劍身附有兩排3cm寒鋼尖刺,劍刃在快速揮動時可產生高溫,以攻擊方式多樣化著稱,可拍可砸,必要時也可以劈砍,尖刺周圍的魔晶石可釋放出強光。】

  【暖暖】

  裝備技能(主動)

  消耗/限制:【日冕斬擊劍?限定版】充能100%

  效果:施放暖洋洋的強光,大概率致盲半徑十米內具備視力的單位

  【備注:打從心底暖暖的~瞎你狗眼更重要~】

  【備注2:賣萌蘿莉裝、性感泳裝、帥氣男裝、特色民族裝、華美禮服......還有大量精美設計圖,都和這件裝備沒有半毛錢關系。】

  ……

  “這……這也……”

  墨檀看完這兩件裝備的屬性后已經忘記之前自己想說什么了,不過他還是及時把嘴邊那句‘太不要臉了’咽了回去,艱難地長了好半天嘴后才結結巴巴地說道:“這也太貴重了,垃珀特先生。”

  垃珀特笑呵呵地擺了擺手,又從口袋中掏出了兩個綠油油的小瓶子塞給墨檀:“不貴重不貴重,而且當時默先生您不是損失了兩把武器嘛,反正一時半會兒也很難找到合適的,先拿著湊合用用。”

  湊合用用……

  墨檀頗為無語地看著手里的兩把武器,又把視線轉移到對方塞到自己懷里的兩個小瓶子上,結果發現是兩個毒藥瓶,比檀莫收集到的那些高上數個檔次的毒藥瓶。

  當時就說不出話來了。

  “好了,反正你收好就對了,不然我們都過意不去。”

  垃珀特不由分說地幫墨檀把兩把史詩武器分別掛在腰間和背后,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樂呵呵地說道:“走吧,我帶你去見達里安,大爺爺和夜歌小姐、牙牙小姐、安東尼?達布斯先生也在那邊。”

  墨檀想了想,覺得對于迪塞爾家族來說這兩把武器確實算不上過于貴重,再繼續婉拒下去也不合適,于是便心懷感激的收下了,不得不說,雖然一看就知道前期裝備,但是史詩裝備不愧是史詩裝備,無論是特效還是屬性都相當給力,就是畫風有點兒……

  血槽就不說了,淬毒和劍身上用來往人身上砸窟窿的尖刺是不是有點兒過分了啊,還有那個名叫【暖暖】的技能,其實就是用來閃瞎別人狗眼的吧!你們迪塞爾家族都是公正之神的狂信徒嗎?騎士養成指南后續的那個‘正義騎士’確定名副其實嗎!為什么你給別人塞毒藥的手法那么熟練啊!

  墨檀再次道謝后歪歪斜斜地跟著垃珀特離開了房間,他覺得自己快要被這些槽給憋死了。

  五分鐘后

  雙獅堡,三號訓練場

  “喲,默小哥,你來了啊。”

  身穿一套黑色勁裝的達里安?迪塞爾遠遠就看到了垃珀特和墨檀的身影,立刻小心翼翼地把背上那頭通體漆黑、尖牙利齒、肌肉虬結、至少半噸的變種迪塞爾黑龍駒放到地上,大笑著揮了揮手:“身體恢復得怎么樣了?”

  墨檀小跑過來,面色僵硬地看著達里安以及他身旁那匹從容神駿的黑龍駒,額角見汗地問道:“已經好不少了,您這是……”

  “達里安先生剛才一直在訓練呢~”

  此時,一位絕色美女從天而降,笑盈盈地對墨檀說道:“就是背著他的坐騎跑圈,可快了!”

  【背著坐騎跑圈……】

  墨檀兩眼發懵地看著季曉鴿,總覺得有哪里好像不太對勁的樣子。

  “我之前也嚇了一跳呢。”

  身著一襲淺色獵裝的少女吐了吐舌頭,一邊抖著翅膀一邊笑道:“結果達里安先生說這是傳統,迪塞爾騎士的訓練里都有這么一環。”

  坐在不遠處的賈德卡哼了一聲,撇嘴道:“是啊,早上背著坐騎跑一圈,下午背著備馬跑一圈,也不知道是哪個神經病想出來的餿主意,我還記得成年之前,有個小哥哥在北十字星森林里搞到了一只蠻地龍當坐騎,結果丫進騎士團的第一天就被刷下來了,因為他背不動自己的坐騎,這特么誰背得動啊,那玩意兒至少五噸打底!”

  “汪精病。”

  躺在賈德卡旁邊的牙牙含糊不清地嘟囔了一句,這位之前受了重傷的少女渾身綁滿了魔紋繃帶,正躺在一張宛若雙人床似的擔架上打著瞌睡,她之前被塞爾蓋打碎了將近一半的骨頭,而且還被大面積震傷了五臟六腑,傷勢比被墨治好的那位朵拉?希卡都嚴重,換做尋常人早就不知道死掉多少次了,如果不是達里安下了死命令,迪塞爾家族的不少治療者都打算放棄治療了,結果這姑娘竟然還真就硬生生地挺過了危險期,然后就一直昏睡到了現在,還不是那種老老實實的昏迷,沒事兒還能說兩句夢話。

  “牙牙沒事吧?”

  墨檀選擇性地無視了‘某個倒霉蛋因為背不起伏地龍而慘遭騎士團淘汰’的話題,擔心地轉頭看向不遠處的牙牙。

  賈德卡微微頷首:“還行,就是一直昏迷,不哭不鬧不吵不叫,就是餓了的話會咬枕頭。”

  “牙牙姑娘的傷勢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

  達里安拍了拍墨檀的肩膀,補充道:“骨頭都已經接好了,內臟也沒什么大問題,雖然還需要一段時間的修養,但按理說她早就應該醒來了,只是……”

  “應該是她動用了某種能力的后遺癥,之后只能看牙牙自己能恢復到什么程度了,無論如何……”

  墨檀輕嘆了口氣,對達里安行了一禮:“謝謝您,達里安先生。”

  “可別介,你們是大爺爺的朋友,還幫了迪塞爾家族一個大忙,我們做什么都是應該的。”

  “您太夸張了。”

  “不夸張不夸張,拔劍吧。”

  “哈?”

  “復健訓練啊。”

  “呃……”

  “沒事沒事,今天我會收著點兒力的。”

  “您前天就是這么說的……”

  第五百一十八章:終8)



推薦此書     [快捷鍵:←]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快捷鍵:→]      加入書簽

四重分裂 567中文 www.xotrnt.icu © 2019





1L



















贏彩天下彩免费资料